首页  新闻  论坛  English  社会  专题
 
论坛用户: 密码: 注册

  2016年03月21日 星期一 上一期  下一期 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6版:深度·关注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1版
头版

第2版
广告

第3版
要闻

第4版
深度·关注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深度·关注 -- 版次:[ 6 ]
出生不到两个月的儿子先天肠道闭锁,突发罕见先心病生命告急
把儿子推进手术室他含泪归队
 

    本报记者刘璇

    儿子出生不到两个月就被确诊为一种罕见的先天性心脏病,而此时爸爸即将要按时归队。主治医生得知后,决定为孩子“开绿灯”提前手术。面对手术中随时可能丢命的儿子,军人爸爸含泪亲手把他推进手术室后就走了。昨天,武汉晚报记者电话连线了远在山东烟台部队的爸爸李辉。

    回忆起1个半月自己狠心的一幕,作为父亲的他至今仍在深深自责。“作为一个军人,绝对服从部队命令是我的天职。”李辉平静地说:“当军人和父亲的角色冲突时,首先选择履行军人的职责和使命。”

    儿子一出生就先天肠道畸形

    32岁的李辉是天门市皂市镇人,服役已满14年的他是山东烟台某部队四级军士长,负责部队车辆的调配管理。2015年春节,他和邻镇的汉川姑娘高丹结婚了。结婚后,在武汉打工的高丹辞去工作跟着李辉来到了部队,1个多月后就怀孕了。因为不具备随军资格,怀孕后的高丹回到了娘家安胎。

    李辉在部队一年有40天假。妻子的预产期是去年11月30日,一直为不能陪在妻子身边而深感愧疚的李辉除去结婚的假,把剩下的25天假全请了,提前5天赶回了家,准备好好伺候妻子做个月子。没想到,过了8天还没有动静,为了不耽误李辉的假期,去年12月8日上午,高丹剖宫产生下了儿子。

    第二天一早,查房医生发现孩子不排便,一喂奶就吐,肚子胀鼓鼓的,建议他们立即到武汉检查。李辉抱着刚出生的儿子赶到了市儿童医院,被诊断为先天肠道畸形、骶尾椎发育异常,这种情况必须要通过3次手术才能恢复正常。当天晚上9点,医生紧急给孩子做了第一次肠道造瘘手术。

    8天后,李辉抱着出院的儿子回了家。医生交代一周后再到医院复查,可是自己的假只剩4天了,万般无奈之下,李辉向部队说明情况,领导多批了他5天假。

    儿子突告病危部队特批7天假

    2016年1月27日中午,正在值班的他接到妻子电话。“儿子昨晚突然高烧,医生说是重症肺炎,很严重,让我们转到武汉去。但是医院没有小儿专用呼吸机,救护车没办法送。”电话中高丹的声音焦急而无助。

    鞭长莫及的李辉只能一边安慰她别慌,一边想办法。听说儿子刚刚睡着,他让妻子去听听孩子的呼吸。“现在还比较稳。”听了妻子的话,李辉赶紧打电话让表哥帮忙联系好车,高丹抱上孩子,带上氧气袋就往武汉市儿童医院赶。知道妻子不方便接电话,李辉只能默默算计时间,在值班室里的他如坐针毡。“一到医院,伢就进了重症监护室。”3个小时后,妻子又打来了电话。明明心急如焚,却不敢在电话里流露出一丝一毫,李辉除了安慰只能安慰。

    马上就是春节了,但部队严格控制请假和休假人数比例,战友们的休假也都是早安排了的。况且自己一个月前刚休了假,即使有假也不能张口。第2天,他再次接到妻子电话,说是孩子可能有生命危险,着急的他找到了领导。得知孩子病危,领导特批了7天假。从来都舍不得坐飞机的他,第一次花了700多元买了一张飞机票。28日下午3点李辉赶到医院时,高丹正一个人呆坐在重症监护室走廊的长椅上,比上次他离开时更瘦了。

    “也许这就是看孩子最后一眼”

    2月1日,孩子住进ICU第4天,医院组织了会诊。心胸外科主任皮名安看到心脏彩超推测,孩子的心脏主动脉和肺动脉居然连在了一起,由于心脏主动脉泵血的压力太高,竟“连累”肺部产生高压,出现严重的肺部感染。

    此时,孩子已经出现心功能不全、呼吸衰竭,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如果不尽快做手术,孩子随时会因严重的心衰和呼吸衰竭丢命;但做手术风险也很大,很可能连手术台都下不了。“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都要试一试。”夫妻俩思虑再三,决定接受手术。

    由于孩子离不开呼吸机,心脏CT等术前检查异常艰难,等一切安排就绪,最快也要到2月4日才能手术。心胸外科手术风险极大,科里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手术时必须父母都在场,可是李辉2月3日晚上9点前必须赶回部队。在病情沟通中皮名安了解到李辉工作特殊后,作为军人家属的他特别能理解这位年轻父亲矛盾的心情。他与手术组再三沟通后,决定提前一天给孩子安排手术。

    手术定在中午12点半开始。要在晚上9点前按时赶回部队,最晚一趟飞机是下午3点15分的,要顺利赶上飞机,路上至少要预留2个半小时,12点45分必须离开医院。

    12点20分,再次看到日思夜想的儿子:小脸浮肿,鼻子插着管,嘴里不停冒着泡泡,李辉心疼得上前轻轻地摸了摸孩子。“也许这就是最后一眼。”他忍痛亲手把儿子推进了手术室,赶紧到楼下给妻子端了碗水饺上来,盯着她吃完后他掉头就走。

    下午5点,飞机一落地,李辉打开手机,看到妻子发来的短短5个字“手术很顺利”,泪水再次溢满了眼眶。

    正月十五,孩子出院了。这次手术花了13万元,耗尽了小两口的全部积蓄,还找战友借了3万多元。“以后肠道还要五六万元,能省一点是一点。”皮主任特地向医院申请,按先心病的最高减免标准减免了2万多元费用。

    昨天和武汉晚报记者再次说起妻子和儿子,李辉言语里全是心疼和愧疚。“每天都想回家,哪怕看不到孩子,陪陪妻子也是好的。”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高丹,她刚刚把孩子哄睡着。记者问:“最需要他的时候也只能在电话里安慰,你难道没意见?”她笑着说:“老公对我蛮好,我知道他的心跟我在一起就够了。”

    李辉陪着妻子,带儿子到医院复查。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 B2-2007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