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我这十年

    从“不操心”

    到自力更生

    讲述人:张悦( 女 29岁)

    大学一年级的寒假,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冷的一个冬天了吧。那年雪灾,我的家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爸爸家兄弟五人,没有姐妹。然后五兄弟的孩子里面,只有我是女孩。所以,从小,我家是重女轻男,我是在福窝窝里长大的。我爸爸那时开着一家餐馆,经营得很是红火,可以说从小到大我就没有操过心。记得上初中时,我就在外面吃个早餐,口袋里的零用钱从不低于三位数。

    没有想到,爸爸的生意说垮就垮。让我更惊讶的是,我爸和我妈居然早在我读高一的时候就离婚了。他们两个是高中同学,一直感情都很好的,每次同学聚会都被大家奉为恩爱夫妻的典型。我爸爸做生意发达后,我妈妈就不上班了,成天打扮、玩、连饭都不想给我做,我爸爸也由着她。我们都觉得我爸爸太宠我妈妈了。没有想到,事实是,我爸爸受不了我妈这样不做家,两人总是背着我吵,然后我爸爸出轨了他贤惠的女秘书。

    那年寒假,我爸对我说:“悦悦呀,以后你爸爸自身难保,你的生活费估计最近给不了了……”我妈妈说:“我这里打麻将还欠别人钱呢。”我妈当时已经回原来单位上班了,工资不算低,不过她也是高消费惯了的人,顾得了自己都不错了。我擦干眼泪,就去找地方兼职,当收银员,还兼职搬货,那年冬天,我第一次冻手。到了春天的时候,冻过的手痒得钻心,但我想,谁也不靠,我这不也活过来了吗。

    我读的三流大学,学费还是很高的,靠着叔叔和伯伯的接济勉强读完了。读完以后,找了公司文员的工作,一个工资仅够养活自己。幸好我爸妈离婚时,留了套房子给我,我至少有地方住不用租房。人嘛,看和谁比,不和那些过得特好的人比呢,就还是能够知足的。至少我之前买的名牌衣服,穿了四五年之后,样子没过时,质量也是杠杠的,感觉还能再撑个几年。

    很想结婚,有自己的家庭。可现在的男人现实得很,也挑得厉害。听说你是单亲家庭,就有一半打了退堂鼓。听说你还没有嫁妆,那一半人也不见了。嫁个一穷二白的人一起去奋斗,我真心觉得一个人就够苦了,再加上一个,只会苦上加苦,变甜的机会有没有?有,但真心要靠运气。我不敢赌。相亲无果,自己圈子又窄,就这么蹉跎着。好在我爸和我妈自己都还没有过清白,自然不会有心思来催我结婚,这算不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呢?文\潘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