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火书记”往事

    自2017年4月火荣贵从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的任上突然被调离,关于其落马的消息就不时传出。2018年7月13日,传言成真,甘肃廉政网发布消息,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时年未满55岁、尚未到退居二线年龄的火荣贵突遭调任甘肃省政协之前,曾担任武威市委书记长达7年,因任内发生轰动全国的抓记者事件而为公众所熟知。

    武威基层官员一直坐等火荣贵出事,在他们看来,一火再火的火书记,“迟早把自己烧了”。

    抄起砖头砸“马爷”的车

    坊间一直相传火荣贵为王三运一手提拔,其落马亦受王三运所牵连。事实上,火荣贵升任市委书记与王三运并无关系,但在王三运由安徽省长调任甘肃省委书记后,火荣贵是较早“投诚”者,在甘肃官场被普遍看作是王三运的人。时任省委书记的青眼,加上省政府从政经历,“滋养”了火荣贵离开省政府到地方后,面对那些土生土长的从属轻则恶骂重则动手的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匪气。

    据武威政商界人士介绍,火荣贵上任武威市委书记不久,为树权威,选择了拿在当地号称“马爷”的甘肃日报驻武威原记者站长马顺龙开刀,开刀的方式是典型的“火氏”风格。

    在武威驻站33年,书记市长换了一茬又一茬,身为一名记者的马顺龙却一直稳坐主席台,在火荣贵到来后也不例外。某日马顺龙到武威市委办事,如往常一般将自己的车停在市委领导专用停车位后,视察归来看到车位被占的火荣贵,抄起砖头就砸了过去。

    马顺龙发现车被砸,和火荣贵大吵一架。之后一段时间,武威市委市政府开大会,马顺龙都灰溜溜坐在记者席。或是意识到斗不过市委书记,马顺龙主动服软,托人说情之余,继续不遗余力地吹捧,火荣贵看到后与其摒弃前嫌、打得火热,此后每逢检查工作、下乡,即使不带秘书也要带马顺龙,市委市府开会时,马顺龙又志得意满地坐回主席台。

    一手导演“抓记者事件”

    但和马顺龙的乖巧相比,在火荣贵看来,《兰州晨报》驻武威记者张永生等人就显得有点太不识相了,在市委宣传部屡次约谈后,依然继续在报纸上发布武威的负面新闻。

    2016年1月7日、8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驻武威的张永生等3名记者先后失联。

    当年1月25日,武威市凉州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三家报社的三名记者涉嫌敲诈勒索罪,分别被批捕、移送起诉、继续侦查。

    结果,这起事件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张永生获不起诉而告终,公安机关也对抓捕他的相关责任人做了停职处理,同时进行了诫勉谈话。张永生本人也在取保候审后领取赔偿金1098元。

    换句话说,武威市警方的抓捕行为,完全成了一场“乌龙”,而火荣贵作为当时武威的主政官员,自然也成为了各种批评针对的对象。

    后来,这起事件引发的问题还在当年的全国两会上被记者抛给了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让王三运颇为尴尬。

    后来,王三运落马,火荣贵的副手,武威市委副书记陶军锋也落马,如今,终于轮到了火荣贵。

    频戴名表被称甘肃“表哥”

    在“抓捕记者事件”刚刚落幕之后不久,2016年6月,一则题为《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50多幅公开场合照,不愧为“表哥”》的网帖,贴出了50多张图片。网帖指出,火荣贵曾多次陪同已经落马的甘肃省委前书记王三运调研,而调研期间的新闻图片显示,火荣贵手腕上的表十分显眼,价值不菲,这起事件,让火荣贵背上了甘肃“表哥”的称呼,再次将他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7年9月至12月,甘肃省委第四巡视组曾对武威进行巡视。巡视组专门提到:个别人大搞“一言堂”,民主集中制流于形式。各级党组织书记履行抓党建“第一责任人”职责不到位,“三会一课”制度不经常、不规范。此外,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移交省纪委、省委组织部以及有关部门处理。

    首次宣布火荣贵被查消息的是时任甘肃省纪委书记刘昌林,场合是在220多名新任省管干部参加的警示教育大会上。2018年7月13日当天,这些干部们集中观看了警示教育专题片,主人公包括陶军锋、金晋哲、马光明、雷志强等严重违纪违法典型。观看结束,刘昌林现场宣布:火荣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与此同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和甘肃省纪委监委网站向社会公布这一消息,令在场的领导干部受到极大震撼。

    综合新华社、中新社、央视、《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新京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