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他们是易奶奶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但我知道他们对我好”

    冯丹(右)遇到忘戴口罩的易啟凤(左),帮她戴口罩。

    记者覃柳玮 摄

    武汉晚报讯(记者覃柳玮 通讯员向宏坤)“你是谁,我不记得了。”13日,青山区钢花村街110社区“爱心驿站”举行冬日送温暖活动,独居高龄老人、环卫工人等收到了社区准备的爱心水饺。当网格员余艺将饺子送到81岁的易啟凤手中时,迎接她的还是这个熟悉的问题,易啟凤又不记得她的名字了。    

    易啟凤患有健忘症,独居。子女们都要她搬去一起住,但易啟凤一个人住习惯了,怎么也不愿意搬走。孩子们只好每隔两天过来看望,给她送菜和生活必需品。儿子唐青还安装了摄像头,方便随时关注她的情况。

    在110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里有一个“爱心驿站”,配有热水器、微波炉、轮椅等便民设备。从2016年建立,这里就成为附近环卫工、交警等休息的地方,而不少社区居民也成了“爱心驿站”的常客,大家都喜欢在这里坐坐、聊聊天。

    易啟凤就是“爱心驿站”的常客。因为疫情防控,“驿站”暂时不提倡居民聚集,但易啟凤依然坚持每天来这里“打卡”,上下午各来一次。13日,易啟凤又来到“驿站”,刚坐在沙发上,网格员余艺就开始“责备”易啟凤:“易奶奶,你怎么又忘了戴口罩。”

    给易啟凤戴上口罩,余艺开始每日和她重复的话题:我是谁?社区书记冯丹很有办法,她双手合十,做出小鱼摆尾的动作。易啟凤犹豫着说:“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小余?”介绍自己时,冯丹则给易啟凤提示“两匹马”。但一分钟后,易啟凤又说不出来谁是谁了。余艺、冯丹,还有之前服务2网格的网格员胡雯,是易啟凤最熟悉的“陌生人”。    

    易啟凤曾走丢过好几次,“爱心驿站”便制作了写有社区、网格员,以及易啟凤儿子电话的小卡片,让她随时带在身上。胡雯多留了一个心眼儿,她还给易啟凤拍了一张正面照片。为了怕老人再次走失,社区工作人员每天都会关注易奶奶当天有没有来“爱心驿站”,如果没有来,就一定会去上门查看。

    有一回,易啟凤走错了路,从钢花村街走到了红钢城街。四处寻找无果后,胡雯立即拿出之前拍的照片,通过周围各社区的帮助,转发朋友圈,顺利找到了易啟凤。

    虽然越来越健忘,但易啟凤依然记得每天都要来“爱心驿站”。记者问她是否记得社区为她做了什么,她只是摇头,但易啟凤说:“我每天都要和他们见面,不是我来,就是他们上门。我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但我知道他们对我好。”

    易啟凤的儿子唐青对社区的照顾非常感谢:“我们对妈妈的照顾还很不够,幸亏有 ‘爱心驿站’。妈妈经常给我说社区给她帮了忙,我们都很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