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在外边打拼再久,武汉才是除夕夜里要回的家”

地铁末班车里载满幸福的归家人

    7日凌晨,乘客登上最后一趟4号线地铁,火红的春联承载着归家人的喜悦。

    记者刘斌 摄

    7日,地铁4号线武汉火车站站台,乘客等候凌晨1时延迟收班的最后一趟地铁。

    记者刘斌 摄

    市民王锦红夫妇接晚点7个小时的女儿(右)回家。

    记者王慧纯 摄

    拖着行李箱,行色匆匆,下了高铁直奔地铁……2月7日凌晨,记者在临时加开的地铁末班车上看到,满载乘客的末班车从4号线武汉火车站出发,把从全国各地回来的人送回家。

    地铁末班车满载高铁乘客

    7日0时,记者来到武汉火车站,按照日常运营时间,最后一班地铁应该在晚11时出发,但当天0时的站台上,却有一列空车等待着归家的旅客,4号线加开了两趟大站快车,分别于0时30分、1时发车。

    站台两侧的电梯,不停有拖着行李箱刚下高铁的乘客上车,中部车厢已经挤满,站台工作人员不停地引导乘客往两头车厢进入。记者走到车尾才上车。

    “我乘坐的高铁晚点3个小时,准备在武汉待两天,等雪化了回咸宁。”刚从深圳回来的李先生一边看手机一边对记者说,他在手机里刷到地铁延长运营的消息,于是决定先坐地铁到楚河汉街,然后再打车。

    末班车很快载满乘客出发,由于是大站快车,依次停靠铁机路、楚河汉街、武昌火车站、复兴路、钟家村、王家湾、玉龙路等站点。当列车到楚河汉街站时,车内乘客几乎下了一半;当到达武昌火车站时,一大半乘客已下车;到达终点玉龙路站时,车上乘客已寥寥无几。

    在4号线浩浩荡荡的归家大军中,一家四口引起了记者的注意。爸爸提着鼓鼓的行囊,怀里还抱着个小女孩。妈妈手中牵着他们的大女儿,还要顾及一个大行李箱。

    “赶上了这趟地铁,真是太好了。”余女士告诉记者,夫妻二人在深圳打拼了15年,生了2个宝贝女儿,大的刚满4岁,小的不足1岁。

    “我们今晚7时15分坐上了从深圳开往武汉的G1014,路上晚点接近3个小时。”余女士说,他们都没想到下了火车能在凌晨还有地铁等着。“平时忙于工作,很少有机会回家,这次在网上看到了武汉冻雨的新闻,之前还担心能不能回来,幸好老家人给力,处理速度很快。”余女士老公补充说,接下来火车通了,地铁也加开了末班车,这样跟原计划归家时间一样,能赶回黄陂老家与家人团聚了。

    “虽然路途辛苦,但一想到能回家过年,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了,在外边打拼再久,武汉才是除夕夜里要回的家。”夫妻二人笑说。

    从台州回孝感,年轻打工人很幸运自己赶上末班车

    “这是最后一班地铁,凌晨1时发车,请还未上车的乘客抓紧上车。”地铁工作人员正抓紧让赶来的乘客上车。刚刚21岁的杨兆丰和张鹏辉跑步挤进地铁,车厢里他们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期待和喜悦。

    张鹏辉告诉记者,两人是一起在台州打工的好朋友,都从事生产线产品质检工作。“今天火车晚点不到1个小时,又能挤进末班车,运气还是蛮好的!”杨兆丰说他们都是“孝感娃”,所以武汉是回家必经之地,虽然一路上有些劳累,但心中的那份对家的思念和对团圆的渴望,让他们忘却了疲惫。

    “没想到,冬夜的末班车厢里好多人,大家都挤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回家,这种感觉充满了温暖和幸福。”杨兆丰说。旁边有位大姐笑着打趣道,这么积极回家是不是家里给介绍了女朋友,听完两个小帅哥害羞地低下了头。

    从云南把鲜花带回家,感受到武汉的贴心

    “这是在昆明斗南花卉市场上买的鲜花,过年就要把美带回家。”32岁的计女士把用盒子打包好的鲜花小心翼翼放在行李箱上。

    她告诉记者,自己已在云南旅游了2周,去过昆明、丽江、大理等。“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这次旅游玩得非常尽兴,赶上最后几天回家,给家人带上鲜花作为年货。我想闻到那香甜的芬芳,就把昆明的温暖和浪漫都带回了家。”计女士感叹道,武汉还是非常贴心,这次凌晨1时的地铁班车,就是朋友查到消息后告诉她的,让她有了底气早一天回家。

    爸妈接晚点7个小时的女儿回家,称“武汉人真的讲胃口”

    在钟家村站,市民张先生匆匆走下地铁,拖着箱子往外赶。他1月底去上海走亲戚,现在赶在过年前回武汉,觉得还算幸运,“火车晚点90分钟,我本来还在发愁,能不能打到的士。其他乘客告诉我可以坐地铁,没想到地铁还快些,30分钟从武汉站到了汉阳。”站在钟家村地铁站出入口的他一阵茫然,“汉水桥在哪个方向?”幸运的他,很快拦到一辆的士回汉口。

    当晚等在闸机出口的一对夫妻吸引了记者的目光,两人笑意满满。一问才知道,他们在等待从深圳回家过年的女儿,女儿在深圳工作,一年也就是春节回一次家。

    市民王锦红对这最后一班地铁感激不已,“我们住在四新,本来要开车去武汉站接她,这么大的雪还是有点怕。她说有地铁坐,在地铁站等就可以了。地铁真的蛮给力,这么多人为晚归的游子服务,也方便了我们,武汉人真的是讲胃口。”

    凌晨1时26分,王锦红的女儿走出闸机,晚点7个小时的她见到爸妈开心极了。行李箱交给爸爸,挽起妈妈的手,“我要吃热干面,我要吃豆皮。听说武汉下了蛮大的雪是吧?我要看雪!”

    记者陶常宁 涂为 王慧纯